app秋葵视频下载

“我们会在临冬城下解决异鬼王!”艾莉亚语气淡漠却无比坚定。

亚莲恩眸光一闪,声音轻柔道:“我们都会尽力援助临冬城,但做好第二套方案总不会错。”

“龙晶武器与赎罪卷我都不收钱,敞开向所有愿意打异鬼的城堡供应,多恩还想要什么样的支持?”丹妮好奇道。

有一瞬间,亚莲恩的表情变得很古怪,“我父亲愿意带领多恩向您效忠,并让您兼任多恩守护者,由您统御多恩全部兵马,防御来袭异鬼。”

别说丹妮与猎狗,就连面无表情、心若冰清的二丫,都呆住了。

如果只是多恩守护者,这个要求其实很无礼,七境守护者等于兵马大元帅,让丹妮给道郎当兵马大元帅,这很猖狂。

如果多恩只表示效忠,在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今日,其实也没多大实际价值。毕竟,龙女王现在并没打算争夺铁王座。

早前北境史塔克不也想投靠龙女王吗?

被她毫不犹豫拒绝了。

可以上两条加一起,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代表多恩将彻底的、完全的向龙女王臣服,掏心掏肺的那种。

不过嘛,即便多恩都愿意掏心掏肺了,龙女王还是有些迟疑。

Your Smile

“我可以全力援助多恩,就像支援临冬城这样,但效忠与多恩守护者,就没必要了。”丹妮委婉拒绝道。

亚莲恩呆了呆,连忙道:“我们也知道你在蟹爪半岛弄了个庇护所,可你有巨龙,可以两头飞,都不耽搁,多恩防线耽搁不了你多少时间的。

而且,蟹爪半岛那么小,能救援的难民总数肯定不如多恩。“

“我可以两头跑,也可以为多恩防线提供建议,但我不需要多恩,乃至其他任何贵族效忠。这是誓言!”龙女王肃然道。

亚莲恩面露哀求之色,“要不,您多考虑考虑,等打完临冬城之战咱们再来讨论此事?”

道郎亲王向女儿与沙蛇侄女交代任务时,把多恩彻底投靠龙女王的原因说的很清楚:首先,龙女王打赢弥林之战,她有天下霸主之姿;其次,长夜降临,投靠实力强大的龙女王,是最有效的保存家族与领民的方法;第三,纵观龙女王一生战绩,从出道到现在,无论多强大的敌人,她都有胜无败。

单论军事才能,七国上下也没有比她更合适的统帅,更何况将才稀缺的多恩?

说实话,亚莲恩公主之前对父亲的决定并不认同,她觉得自己统兵打仗的能力也不弱,只不过一直没展现在世人眼前的机会(黑水河那次被她主动忽略)。

所以,她一度迟疑着,想抗拒父亲的计划。

可现在被龙女王连续拒绝……

不知为何,多恩公主心中的想法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甚至变得比父亲更激进,更迫切。

如果不能投靠龙女王,多恩就仿佛遭受了巨大损失一般。

看着不停推脱的龙女王,再看看一脸急切的亚莲恩,艾莉亚神情木然。

她想到自己姐姐的野望。

如果多恩对珊莎说同样的话,估计她会兴奋得疯掉。

偏偏人家龙女王一脸为难地拒绝了。

这……

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你呢,找我什么事?”

二丫正为自己的姐姐叹息,龙女王已经结束与亚莲恩的交谈,把视线转移到她身上。

“我弟弟布兰摔断脊椎,你能不能让他再站起来?还有生育能力,能不能治好?“艾莉亚木然的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期待。

丹妮玩味儿看了她一眼,问:“布兰他让你问的?他为何不自己来找我?”

“与布兰无关,我见詹姆·兰尼斯特被你治好瘸腿,心里有了些想法。”二丫言不由衷地说。

“其实,你哥哥姐姐都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也给你们一样的答案——如果布兰想重新站起来,可以自己来与我谈。”丹妮意味深长道。

“布兰,难道是布兰·史塔克?他没死,现在在临冬城吗?”亚莲恩听得迷迷糊糊的。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

丹妮不想越俎代庖,艾莉亚不想泄露弟弟的秘密。

众人在尴尬中沉默了好一会儿,丹妮向猎狗一招手,“走,我帮你把瘸腿弄好。

如果你能研究学士的解刨学,懂得人体经络结构,你自己也能治疗。”

说到这儿,丹妮忽然升起个奇怪的念头:能不能把《权游》第一糙汉猎狗,改造成一名优雅整洁的白袍牧医?

“你是牧师吧?救治过受伤老百姓吗?”她回过头问那一直拘谨沉默的疤脸汉子。

“成为牧师后,我一直在河间救助伤患。但圣母的治疗术效果并不好,仅对流血创伤有奇效。”猎狗老老实实道。

“圣疗术不是没效果,只不过你们把圣疗术直接按在患者身上的做法太粗糙,只有配合草药学、解剖学,才能发挥圣疗术的全部功效。”

对感冒、拉肚子、发炎、中毒等常见病症,圣疗术的确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但这并不代表圣疗术没用。

就用感冒举例,即便打针吃药,很多人可能因为流感丢掉性命。假如死亡率为1%,那么吃过药后,再对肺部使用圣疗术,死亡率能降低到0.001%,这才是圣疗术的正确用法。

说到底,圣疗术只是增强人体细胞活力,并没有杀死病毒、排除毒药的功效。

见猎狗一脸茫然,丹妮没再多解释,“等会儿我给你治腿时,你仔细看着。”

艾莉亚眸光一闪,问道:“我能不能看看?”

“我也想看,行吗?”一个娃娃脸沙蛇睁大的眼睛问。

丹妮只迟疑片刻,便点点头道:“别说话,别打扰我。”

几个女孩答应的很痛快,结果却是在手术过程中大呼小叫了好一阵。

特别是看到龙女王用血糊糊的右手使劲拉扯猎狗的白色血管与青色神经时,那个年纪最小的娃娃脸沙蛇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然后丹妮就让她们滚蛋了。

二丫不怕,还看得津津有味,依旧被驱逐。

……

等丹妮完成手术,离开休息室时,却发现其他人都走了,二丫还站在门外走廊上。

不过二丫也不是一个人,灰色斗篷的丹妮思站在她对面。

两人年纪差不多,个头也差不多,甚至姿势也一摸一样:右手按剑,身子前倾,左脚踏前半步,像猫一样轻柔,半个脚掌落地,后脚掌悬空,右腿似乎下一刻就能迈出。

两人都是水舞者中的佼佼者,唯一区别,丹妮思脸颊苍白,额头冒汗,神情来回变幻,身子似乎控制不住地想冲出去。

二丫面无表情,双眼就像屋檐下的冰棱,浑身有一种静如渊沉的气势。

还没打起来,丹妮便明白,丹妮思败了。

“你们在做什么?”

龙女王一边用毛巾擦手,一边随意往两人边上一站。

丹妮思莫名其妙就觉得全身压力骤消,眼前趴在冰雪中、蓄势扑来的残忍饿狼,也变回神色冷淡的马脸女孩。

不,定睛看去,史塔克家的马脸小公主已失去之前的淡然若冰。

明明龙女王动作随意,语气平和,身上连剑都没带,可当她靠过来时,二丫就觉得一柄锋锐至极的巨型宝剑向自己压过来。

那柄剑贯穿天地,如巍峨高山,如海啸中的滔天巨浪。

“蹬蹬蹬……”二丫顷刻间满头大汗,连退三步,睁大灰眼,骇然看向将毛巾丢给身后无垢者的龙女王,“你……”

一个字脱口,二丫恍如从噩梦中惊醒,梦中的劈碎天地的神剑消失不见,眼前就一个表情平淡、举止随意的骑士女王。

幻觉?

二丫使劲摇了摇头,刚才打破她“死神之冰清心境”的神剑一定不是幻觉。

“那是什么?”她哑着嗓子问。

“你还无法企及的剑术境界,语言解释不清楚。你们在做什么?”丹妮笑着问。

“她是保护你的刺客?”二丫指着丹妮思问。

虽是问句,她的语气却十分肯定。

“她叫丹妮思。”丹妮道。

“丹妮思一直隐匿身形跟在你身边,但在我眼中,她就像白瓷盘上的苍蝇一样显眼。”

“苍蝇”满脸愠怒。

二丫耸耸肩,神色不变,“就像现在这样,她失去水舞者‘静如影,动如蛇’的心境。

发现我一直用轻蔑的眼神跟随她的身影后,她很生气,跳出来想与我单挑。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会胡乱杀人。”

这话有点狂傲,让丹妮思感到异常羞辱。

“我知道这里是临冬城,不会杀了北境之王的妹妹。”她用同样的话回怼道。

嗯,丹妮思的口音有点重,维斯特洛语不是很熟练。

二丫回以神之鄙视。

丹妮笑了,笑盈盈对二丫道:“别怀疑,丹妮思境界不如你,但真打起来,你十死无生。”

“如果刚才不是幻觉,有你帮忙,我的确会输。”二丫依旧不去看手下败将,只把凝重的目光放在龙女王身上。

“如果你真是这种想法,丹妮思八成能无伤杀掉你。”丹妮摇头叹息。

“随你怎么说,我不在乎你和她的看法。”二丫下巴微抬,一脸不削一顾的表情。

“要不,试一试?”丹妮提议道。

“你不在乎她的小命?”二丫诧异道。

“女王陛下,您放心,我出手会很有分寸。”丹妮思几乎异口同声。

二丫眼神锐利,“既然龙女王连复活术都有,我也不介意陪你玩玩了。”

下一瞬,两个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小姑娘,如子弹般弹射出去,碰撞在一起。

丹妮思身披灰黑斗篷,艾莉亚也一身黑皮甲,两人就像两团影子,纠缠在一起。

灰影中,有两道黑色闪电,碰撞出让人分辨不清的击打声,与一连串不消灭的火花。

“嘭——”一道影子倒飞出去,另一道傲立当场。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砍了她好几刀。”二丫左手撑地,脸色惨白。

——丹妮思是人民币玩家,你和她比?

丹妮淡笑不语。

xiazaitxt

Next PagePrevious Page
Tags:
Similar Posts